长沙吉祥凤凰城老年公寓的老友记(二):忘年交

2018-08-07 10:46
 
二维码

承留麓居士姜爷爷不弃,愿以我为忘年之交。将读过的书,走过的路与我分享一二, 使我在劳作时脑海中有所思考,心中默记他说的某一篇文章。


在“吉祥”中康复

一位年届八十一岁的白发老人静静的伫立在小水库北岸的香樟浓荫下。水库呈不规则的葫芦型,由西南面斜行的结实水坝将一湾清水堵成如镜的平面,周围参差错落的绿树下,茂草依依,清风徐来,倒影波动变化,随着日影移动,犹如梦境。我扶寿杖而神往,鸟雀欢鸣,时而有几只白鹭在湖面上空自由的旋飞,时而又有几只似喜鹊的鸟儿相互戏逐。长居闹市的人们你们见过吗?

水库北面较为平坦的地面上,矗立起六栋七层楼的紫红色楼房,楼房之间东西南的平面上,是尚待调整修剪的桂花树、紫薇(痒痒树)、水杉、女贞、百日草、茉莉等等名花珍树、异草构成的现状各有特色的花坛、草圃。可惜是少了些修竹和一处荷塘。

楼内主要有两群人:一群是像我这样的晚霞老人;一群是为安享者服务的青春焕发的女士男生。后者们身着紧俏的绿色或紫色的工作服。从早到晚,从晚到早长年累月的快速,小跑似的上下左右,东南西北地穿行。一声呼唤、一个电话、一次暗示、甚至一个眼神,他们就会为你排难解困。居室内,可谓四季长春。饭桌上摆出来的是清淡可口的美味、卧室中的床、柜、电视机、空调永远是洁净如新……!

感觉怎样呢?我一个几乎病危的“九九”老人来此40多天后,已经能够自由行走了!

留麓居士·姜儒

2018年8月4日午睡后于长沙县吉祥吉祥凤凰城


老友记——之忘年交

文/张英

承留麓居士姜爷爷不弃,愿以我为忘年之交。将读过的书,走过的路与我分享一二, 使我在劳作时脑海中有所思考,心中默记他说的某一篇文章。让我的生活增色不少,也更添趣味。他老人家的女儿与我同龄、儿子与我弟弟同岁。也与我们一样,从小失去母亲,由慈父一手带大成人,其中的艰辛与快乐未经历者不可知。到如今为止,作为女儿的我也只认“世上只有爸爸好” 。这感情深沉而又固执,小时候不懂事,但凡我们的爸爸只与其他女人多说几句话,我们也要赌气闹上半天。而今想来很是愧疚。姜爷爷的女儿原来也是如此。两位父亲孤苦大半生, 一心只想让儿女少些磨难。

现在爸爸们都年龄大了(“老”字让我心疼),变得让女儿们不省心来,牵挂。需严加管理时刻批评。致使只要姜爷爷的女儿要来,我们两人总会笑说“今天领导会来,赶紧检查检查,别又挨批”。但女儿们总有说不完的唠叨话,这时爸爸们就只坐在一旁虚心接受,满口答称:好好好,是是是

用餐时我总会和姜爷爷一桌面对着坐下。听他说《滕王阁序》,《好的故事》,他说黄鹤楼,我念凤凰台。他答应我要给我看他的收藏、教我识得汉唐钱币、带我同去天心阁古玩城闲逛。我也说好帮他把他写的自称是“鬼划符”的文字誊写好。很庆幸我们能在吉祥重逢,此为旧雨新知。愿岁月不老,情永在


在线提交意向

  • 联系人*

    *
  • 手机号*

    *
  • 情况描述*

    *